我的岳父是阎王:第四百零三章凄惨往事

小说: 我的岳父是阎王   作者:大漠烧烤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笑了,年轻男子看着陈姓男子一脸陶醉的舔舐着脸上的美酒,忍不住微微翘起了嘴角,呵呵呵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呵呵,贱人就是贱人,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,你果然还是一副天生犯贱的模样,时至今日,你我的地位已然彻底逆转,也轮到你卑躬屈膝低声下气了吧,想想当初我和我的母亲为了一点吃食,被你个畜生为难成了什么模样,简直比路边的野狗都不如,畜生,你可曾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,也该是你还账的时候了!

    年轻男子轻笑的同时,眼中涌动着浓浓的恨意。

    随着眼中恨意涌动,他似乎又陷入了久远的回忆,回忆起那段分外艰难的日子。

    自己从很小的时候,貌似就没有见过父母和睦相处的样子,每次父母聚在一起总是永无休止的争吵。

    争吵不了几句,父母的矛盾就会急剧升级,由争吵变成了拳脚。

    当然挥动拳头的永远都是自己那个所谓的父亲,那一刻的父亲变得无比恐怖狰狞,把拳头攥的嘎嘣嘎嘣之响,下起手来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每次都会把柔弱的母亲打的满地打滚惨叫不已,直到惨叫声越来越弱,弱不可闻,那时的母亲浑身是血奄奄一息,残暴的父亲才心有不甘的就此罢手。

    罢手以后,还不忘记重重的踢上母亲一脚,恨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妈的,当初老子真是瞎了眼了,原本以为骗上手了一个名门千金,只要把你骗的为我生了孩儿,你的家人不管愿不愿意都必须接受我的存在,将我接接纳进你的家族,可是谁特么的都没想到,原来你个贱人竟然如此不收家族待见,竟然仅仅只是和我没结婚就生了个孩子就直接将你彻底驱逐出家门!

    他的父亲越说越气,气的吱嘎嘎磨着牙再次挥动起拳脚,边打边骂。

    贱人,你真特么没用,真真是害苦我了,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错过了多少机会,又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?可是结果呢?没了,全特么没了,我花掉了大把的时间,花费了大笔金钱,错过了太多的富家千金,可是得到的呢,就是你这么一个没有了任何家族背景的废物点心,还有一个只知道永远都喂不饱的狼崽子,你们这对母子真真是让人恶心,死吧,早点死掉最好,省的老在我面前转悠,惹得老子碍眼心烦,死死死,你们一大一小两个废物都特么的赶紧去死了吧

    借着酒意,他的父亲红着眼骂个不停,直到把她的母亲踢打的彻底没有了动静,把他也踹的满地打滚,这才算是发泄完了心中怒气,将家中所有的钱搜刮一空,醉醺醺的出门赌博去了。

    只要兜里还有一毛钱,就绝对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里,自己的母亲总会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咬着牙出去打工赚钱,从自己嘴中省下一口口饭食艰难的将自己一天天拉扯大。

    家里的日子都过得这么艰难了,还是不是要面对这个赌鬼父亲的敲诈勒索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次为了赌钱,赌鬼父亲甚至把自己和母亲一起给押出去了,债主登门时凶神恶煞的样子,直到现在依旧让他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那时的母亲已然是绝望到了极点,甚至有了寻思的念头。

    母亲那么高傲的性子,说什么也不愿让清白了一辈子的自己,被卖入那花柳之地风月场雪,将自己最后一点尊严彻底毁去。

    儿啊,不是当妈的心狠,就这么不管不顾离你远去,是妈妈我实在迫不得已啊,现在我清清白白的死了或许还能得到家族的原谅,死后将我买入祖坟,可是一旦脏了身体,那就彻底要被家族扫地出门了啊,家族里决不允许有那样不知羞耻的族人存在,他们一定会彻底将我扫地出门的,儿啊,别怪妈妈去走绝路,因为比起死亡来,我更害怕死后会成为没有了依靠的孤魂野鬼啊,妈妈要走了,对不起了我的儿子,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才对

    母亲一脸决绝挣脱了债主的束缚,看着不远处那厚实的大理石护栏,直接把头一低猛然加速,狠狠的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真是奇了怪了,母亲明明铆足了全力撞得方向也极为精准,没有丝毫偏差,却并没有感觉到半点疼痛。

    砸吧着口中那美妙的滋味,陈姓男子的心情变得极其复杂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滴滴鲜血从额头上涌了出来,顺着脸颊流到了嘴边,流进了嘴角。

    拼着那浓浓的血腥味,嘴里哪怕有再好的味道,也再也难以为继,剩下的只有满心的酸楚和苦涩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陈姓男子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,也不可能眼皮子如此之浅,为喝到一杯极为名贵的酒,就舍弃了矜持和自尊,把自己兴奋成如此模样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如此,完全都是下意识的作为,想以此来转移目标,让自己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这个方面上,去欣赏去品味这美妙的滋味。

    有了如此美好的品味,就能让自己下意识的放下心头的屈辱,不会将心中满心的悲愤洋溢在脸上。

    毕竟如今的自己实际为弱势的自己,所做的一举一动都必须遵循一个准则,那就是决不能引起这对年轻男子和那位腿脚不方便的女士不满。

    一旦他们有任何不满,想必更加严重的后果就会降临到自己身上,到了那时也只能自己去苦苦承受,甚至会因此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与其这样,还不如小心翼翼早做预防,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多加注意,极力减少去惹恼激怒这对男女的风险,将自己的危机从而降低到最低限度。

    就是带着这样的打算,陈姓男子为了表现的足够友好谦和,能更多的获得这对男女的好感,这才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,因为品味到几滴昂贵的美酒就喜不自胜满脸陶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作为一个四处行骗多年的骗子,陈姓男子还真得很擅长察言观色去探查人心。

    虽说他的种种举动实在有些粗俗不堪,但是却异常符合那年轻男子的感官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